歡迎蒞臨廣東省電路板行業協會/深圳市線路板行業協會,今天是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繁體中文|加入收藏
深圳市線路板行業協會

G20峰會即將開啟,看全球貿易體系變革

時間:2019-1-17  來源:中國三分鐘,中產先生  編輯:
字號:

 

20181130起,G20第十三次峰會將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這是十年來第一次在南美洲舉行峰會。

 

十年來,G20峰會從應對金融危機的應急舉措發展成了在金融和經濟方面進行全球治理的重要平臺,各國在峰會上相互協調宏觀經濟、財政政策,抵制貿易和投資保護主義。

 

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

(圖片來源:新華社)

 

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貨物貿易國、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為這個平臺的有效運作發揮了重要作用。尤其是2016年的峰會在杭州舉行,中國提出“構建創新、活力、聯動、包容的世界經濟”,為全球的可持續發展貢獻了中國理念、中國智慧。

 

201694日,G20杭州峰會開幕。

(圖片來源:中新網)

 

當前國際經濟形勢中出現了許多新情況,在一些國家尤其是發達國家,民粹主義、單邊主義、逆全球化潮流盛行。英國與歐盟就脫歐問題爭吵不休;美歐之間的貿易分歧經過數輪談判仍未解決;美方挑起了對華貿易摩擦;由于各方在貿易和投資的一些重大問題上的分歧,最近在巴布亞新幾內亞舉行的APEC峰會未能達成聯合聲明……

 

▲ 巴布亞新幾內亞莫爾茲比港APEC大廈。

(圖片來源:新華網)

 

此次G20峰會也將是多邊主義與單邊主義、國際合作與保護主義進行較量的一個場所,因此受到廣泛關注。

 

美國貿易政策的重要轉變和真實動機

 

在特朗普政府看來,如果沒有穩定的匯率機制,各國難以基于真正的比較優勢進行自由貿易。美國站在一個進口國的視角,面對任何國家通過操縱匯率降低出口產品價格的行為,唯一的回應便是通過加征關稅提高產品價格。這是特朗普政府發起關稅戰的經濟邏輯,從“自由貿易”轉向“公平貿易”也是美國本屆政府對外經濟政策的重要轉變。

 

將貨幣政策與貿易政策掛鉤的理念體現在美國主導的多邊貿易框架中。在剛剛結束的北美自由貿易區(NAFTA)談判中,美國促成《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收入了一條匯率條款(第33.4條),規定“成員國不得參與匯率操控”。該條款主要針對的是通過貨幣貶值從而在國際貿易中獲得不公平競爭優勢的國家。對此有專家認為,只有建立一個恰當有管理的貨幣體系,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全球貿易失衡的問題。但亦有一些專家表示,將貿易政策和貨幣政策聯系在一起是非常危險的,因為這將成為保護主義者的理論工具。

 

許多專家就美國基于“公平貿易”原則對華發起貿易戰的動機表示質疑,并指出美國對中國在貨幣操控、貿易順差、知識產權和強制性技術轉移等方面的一系列指控并不客觀,甚至違背客觀事實。

 

在貨幣操控方面,一些專家引用美國著名學者伯根斯坦的觀點,指出美國對中國貨幣操控的指控并不符合當前現實。世貿組織(WTO)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很早就有貿易與匯率政策掛鉤的交叉條款,但美國從未向WTO正式提出對中國的訴訟,美國財政部也承認中國并不是貨幣操縱國。

 

在貿易赤字方面,有專家表示,美國只有降低投資儲蓄率、減少支出才能從根本上解決自己的赤字問題。美國國際收支的結構性失衡與美元的國際地位相關,只要人民幣和歐元還沒有成為替代貨幣,結構性失衡將持續存在。

 

在知識產權盜取和強制性技術轉移方面,有專家指出,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布的針對中國貿易的301 調查,絕大部分指控都有違事實,譬如將正常的商業行為說成利用情報機構盜竊知識產權和技術。

 

有專家指出,美國發起貿易戰的真正驅動因素是地緣政治。美國長期對中國實行遏制政策,現在進一步發展到打壓中國。特朗普政府對國內貿易赤字實施再平衡戰略,其根本目的在于重新回歸“美國優先”。

 

受地緣政治因素驅動,在極端情景下,不排除中美貿易對抗未來進一步升級的可能性。

 

中歐存在合作空間 需要突破協商瓶頸

 

中美貿易“脫鉤”,對于歐洲和日本而言意味著更多機會。但歐日同樣面臨兩難困境:一是中美隨時可能達成雙邊協議,這將使其他國家成為雙邊博弈的犧牲者;二是如果中美雙方都認為這場對弈是戰略性的,兩國將很難在WTO框架內作出任何讓步,這將使其他國家一同承擔風險。

 

當前歐洲對中國貿易行為的抱怨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一是補貼問題,尤其是國企補貼問題。二是中國的發展中國家地位問題。對此,歐盟表示,可以在WTO框架下,通過加強制度約束,以規范各國的貿易行為,從而解決公平競爭原則問題。

 

針對補貼問題,歐盟建議完善WTO法律申報制度,提高補貼申報的透明度,同時將“可反駁的推定”(General Rebuttable Presumption)范圍,從嚴重市場歧視行為拓展至所有類型的市場扭曲。針對豁免資格的界定,歐盟建議對相關國家的發展階段客觀評估,基于實際需求清晰界定豁免資格,從而保證真正的發展中國家能持續受益于互利的多邊貿易體系。

 

歐盟目前在和中國探討擴大雙邊投資協定的領域,公平競爭規則的協商將決定中歐經貿合作前景。若中國對歐洲在WTO改革問題上的重點關切表示出協商誠意,或能進一步加強歐洲與中國合作的意愿和信心。

 

決策機制和議題范圍是西方國家對WTO改革的重要關切

 

特朗普公開違背 WTO 原則,引發人們對WTO機構改革的關注。目前,WTO 改革的實質性進展和議題的重要性排序,仍然取決于西方國家的態度。

 

關于WTO改革的討論主要圍繞三方面:

 

一是協商原則。WTO現行決策機制是基于“一致同意”(unanimity)原則,而美國和印度拒絕妥協,導致WTO改革受阻。多哈回合談判幾度陷入僵局,就是因為不同成員國對貿易自由化有不同的利益訴求。因此,歐盟建議采用“有效多數制”的決策機制來增進成員國間的協商合力。未來WTO決議應基于“共識”(consensus)原則,而非“一致同意”。

 

二是議題范圍。WTO改革不僅需要將議題拓展至現階段被遺漏的領域,如服務貿易;也需要關注新興領域,如數字貿易等。

 

三是爭端解決機制。本可維護發展中國家利益的爭端解決機制,在實際操作中對西方國家呈現出一定偏向性,需要加以改革。

 

 

     
永恒宝钻电子游艺